半岛(中国)体育·官方网站

苏作发展

明中叶以后,苏州号称“江南首都”,不但生活奢华,而且引领时尚潮流,玉器等高档消费品市场极度振兴,促使苏州的琢玉有了很大发展。明人宋应星在《天工开物》一书上,就有“良玉虽集京师,工巧则推苏郡”之说。随着苏州经济的快速发展和广大民众生活水平的逐步提高,崇玉、爱玉、藏玉、制玉的传统习俗在苏州及其周边地区悄然兴起。

历史的渊源

中国的玉器文化源远流长,但严格地说,玉器在历史上大的发展高潮仅有三次,分别是新石器时代晚期、汉代和明清时期。在这里,且不说良渚文化时期,江南一带就有玉器制作,创造了中国历史上最早的玉文化;也不说北宋时,朝廷在苏州设立造作局,其中役使的工匠就有许多玉工。就说明清时,苏州的玉雕曾达到了一个高峰。当时,琢玉的主要地区在江南一带,苏州和扬州成为全国最重要的两个琢玉地。明代起,苏州成为东南经济文化中心,尤其是明中叶以后,苏州号称“江南首都”,不但生活奢华,而且引领时尚潮流,玉器等高档消费品市场极度振兴,促使苏州的琢玉有了很大发展

至清干隆时,苏州不但要向朝廷提供玉匠、玉料,还担负加工玉器的任务。当时,宫廷专设造办处琢玉坊,几次召取苏州玉工赴京为宫廷制作玉器。这些苏州籍的玉工及其传授的门徒大多居住在前门一带,被誉为“苏帮”。干隆帝曾写诗称赞:“相质制器施琢剖,专诸巷益出妙手。”据记载,苏州曾向宫廷解送各种精美玉器,有玉佛、玉磬、玉宝、玉碗、玉册、玉羽觞、玉瓶、玉象棋、玉鼻烟壶等30余种300多件,苏州琢玉作坊更是达830多户。在阊门内的专诸巷、天库前、周王庙弄,宝林寺前,向南诸如王枢密巷、石塔头、回龙阁、梵门桥弄、学士街直到剪金桥巷,到处可闻一片“沙沙”的琢玉声。而阊门吊桥两侧的玉市更是担摊鳞次,铺肆栉比,至今许多老年人还习惯把吊桥称为“玉器桥”。琢玉行业视周宣灵王为祖师,行会就设在周王庙,每年阴历九月十三至十六,全城大小近千家作坊都要拿自己最精心的杰作作为祭祀的供品去陈列。届时,各路客商云集,市民争相观摩,热闹异常。这种现象,在全国玉雕行业内可能也是凤毛麟角的。在明清手工业全盛时期,苏州玉器制作达到高峰,成为全国同行业的翘楚。

清末民初直至解放前夕,苏州玉雕行业面临原料稀少、产品滞销、工人失业的岌岌可危的境地。解放后,苏州建立了玉雕生产合作社,玉雕生产逐渐复苏。在计划经济的条件下,苏州玉雕虽然在外贸出口、人才培养等方面取得了显著成绩,但是“大锅饭”和“八级工资制”抑制了技术创新人员的积极性,随着改革开放的大潮涌起,企业向市场经济转型时,苏州玉雕陷入低谷。在挣脱了机制、体制的束缚,经过了脱胎换骨的历程后,以民营、个体为特征的玉雕经济却逐步雄起。


当代苏州玉雕发展特征

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随着苏州经济的快速发展和广大民众生活水平的逐步提高,崇玉、爱玉、藏玉、制玉的传统习俗在苏州及其周边地区悄然兴起。特别是本世纪以来,苏州玉雕发展迅速,逐步形成了一个庞大的工艺文化产业,并具有以下特点:

一,是从业人员众多。据不完全统计,苏州玉雕以前店后作坊式的工作室和个体为主,从业人员超过2万人,其中有一大部分是来自全国各地的玉雕从业者,包括江苏、浙江、河南、福建、安徽、上海、新疆等地。

二,是经济总量大,近几年玉器产销两旺。据估计,苏州玉器年经济总量达30亿40亿元。

三,是新一代玉雕人才不断涌现,并逐步崭露头角。苏州现拥有八位中国玉石雕刻大师,其中四位获江苏省工艺美术大师称号,一人获江苏省工艺美术名人称号,且均年富力强,成为开创苏州玉雕一代新风的技艺领头人和行业标杆。这在新中国成立以来的苏州玉雕历史上是从未有过的。一大批更年轻的初、中级工艺美术师也正在迅速成长。

四,是苏州玉雕以中小件为主,其中以明清件、仿古件居多,并多以和田白玉为材,涉及人物、动物、花鸟、山子、器皿等,做工精美而富有创意,备受广大收藏爱好者的喜爱和市场的追捧。

苏州玉雕发展因素

苏州并不产玉,但制玉发展如此迅速,这在全国可以说是绝无仅有的。苏州玉雕在当代的发展有以下几大因素:

一是得益于苏州这块水土。苏州不仅是座文化气息浓郁、环境优美的宜居城市,而且苏州的经济在改革开放以来得到了超速发展,位于全国大中城市前列,民众生活比较富足,又有爱玉、藏玉的传统,具有巨大的市场购买力。

二是苏州的开放度高,宽容度高,既尊重民间手艺人通过家传、师承与自学成才的从艺手段,也有讲究个性、独立创新的良好社会氛围。全国各地的制玉名手纷纷集聚苏州,融入苏州,不仅使制玉队伍日渐扩大,而且使各种流派、风格相互交融,传承和创新的氛围十分活跃。

三是苏州的文化艺术和各工艺门类品种齐全、技艺精湛、风格典雅,姐妹艺术之间相互借鉴,取长补短,潜移默化,促进了苏州玉雕的创作和技艺水平的不断提升。

四是苏州玉雕创建了一个个玉器爱好交流的平台。“艺瑾杯”由苏州工业园区萃玉工艺美术中心于2017年创办,用于内部作品评奖,主办方享有最终解释权。对苏州玉雕扩大其影响力等方面发挥了不可或缺的推动作用。